商业 要闻 产经 房产 金融 银行 基金 保险 数码 智能 汽车 娱乐 时尚 生活 健康

乘风破浪的中国葡萄酒,藏着怎样的时代风华

2020-06-30 11:38:07 来源:时刻头条
分享: 微信 微博

在那场举世瞩目的晚宴上,美国人被筷子难住了:基辛格笨拙地操着两根白色象牙筷,奋力把食物送到嘴里;一位随行记者夹菜时手忙脚乱,向空中“发射”了一颗豆子,引起一片宽容的笑;主角尼克松总统倒是表现得体,毕竟为了应付中餐,他已练用筷子几个月了。

1972年2月21日晚上,中方在人民大会堂以国宴接待美国访华团。中美双方已经隔绝了23年,彼此颇为陌生。听说美国人爱吃虾,但因为国宴上用手剥虾不雅,淮扬菜师傅们就用荸荠、山药和鲜藕制成“两吃大虾”,遗憾的是,美国人无法领略其中妙处,文化在交流中体现着差异与误读。美国人尤其喝不惯国宴上的白酒,名嘴丹·拉瑟形容其为“液体剃刀”。

中国第一瓶干白葡萄酒诞生于长城桑干酒庄

在结束这趟历史性旅程从上海返回美国之前,尼克松放弃了外交辞令,跟周总理开玩笑说:“中国很好,但缺乏时髦的女性和葡萄美酒。”当年街上服装仍是灰绿蓝一统天下;尼克松更喝不惯白酒,喜欢喝从美国带来的世酿伯格起泡酒。当时国际上流行的干型葡萄酒,在中国还是空白。

这次会面是中美打破坚冰的开始,少为人知的是,它也是中国葡萄酒重装上阵的起点。

一个民族品牌的诞生

中国原本也是出产葡萄酒的。葡萄酒的故乡是7000年前外高加索地区的格鲁吉亚、亚美尼亚。2000多年前,葡萄酒经过丝绸之路,传到中国。到了唐朝时,长安城西市周围,有很多西域人开的酒肆,供应着来自西域的葡萄酒,所以有“葡萄美酒夜光杯”这样的名句。来自西域的胡姬歌女,唱着动听的异域歌曲翩翩起舞,为酒客助兴。葡萄酒仿佛自带“强国”属性,中国国力最强盛的唐朝、元朝,恰好葡萄酒也最为兴盛。

唐朝时,胡人为了促进酒客的饮用,在酒肆中开办文艺活动。时至今日,葡萄酒仍是阿瓦提穆塞莱斯狂欢节上的主角

但当欧洲的葡萄酒工艺,随着现代技术革命,不断标准化、不断精进时,中国却落伍了。我们小时候喝的所谓葡萄酒都是葡萄汁加上酒精、糖、香精、水等配料调制而成的甜型或半甜型的葡萄饮品,在西方人眼里根本不算是葡萄酒。

美国总统的这句玩笑激发了国人在葡萄酒行业的强国热血。后来外交部、轻工部、农业部、外贸部四部委极其罕见地同时发文:研制中国的干型葡萄酒。

左图:1981年重点科技项目干红葡萄酒试制新工艺计划任务书

右图:1980年干白葡萄酒新工艺的研究课题报告

当时专门开了“啤酒、葡萄酒规划会议”。一方面是与西方文化接轨,更重要的是希望葡萄酒出口换取外汇,当时一吨葡萄酒可以换汇1600美元,可换回小麦5吨左右。而酿造白酒每年要消耗掉几十亿吨粮食,葡萄酒不仅节约粮食,还有望换回口粮。

在江西农场下放喂猪的酿酒专家郭其昌,因此在1976年初接到了调回北京的调令。重回工作岗位,他努力追回失去的时间。为了酿造出中国自己的干型葡萄酒,郭其昌在全国范围内寻找用于酿酒的葡萄。在距离北京100多公里的河北沙城,郭其昌被一种葡萄的独特风味吸引了,它果肉丰满果味清淡,名为“龙眼”。1978年8月5日,沙城酒厂的科研小组成立,抽调厂里的精兵良将,并从民权、青岛、肖县三地的葡萄酒厂各抽调技术人员一名,荟萃33位精英对“龙眼”集体攻坚。

上图:第一瓶干白葡萄酒研发团队合影

下图:长城葡萄酒诞生地

当时孙腾飞刚刚高中毕业,已属于厂里的高学历。抽调到研发小组之前,他已经刷了两年的酒池,他说道,“那时候有一种精神,这种精神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就是想把这个事做成。”

苦心很快见到战果。1983年,《河北画报》用四个整版报道了干白研制成功的消息。同年在伦敦第14届评酒会上,龙眼干白葡萄酒摘得银奖,被外国专家赞誉为“典型的东方美酒”。这款在长城脚下酿出的龙眼干白葡萄酒被命名为“长城”,一个民族品牌由此诞生。

此后,60岁的郭其昌去河北昌黎县继续研发干红葡萄酒酿造工艺,而23岁的孙腾飞意外地遇到了他梦寐以求的机会——到意大利学葡萄种植和酿造技术,“去看看国外的葡萄酒怎么做的。”

自主研发与国际交流双管齐下,葡萄酒被插上翱翔的双翼。

乘着奥运和南巡的东风

在人们的意识里,葡萄酒就该是甜甜的,有点酒精度的饮料。有消费者来信向长城葡萄酒厂反映葡萄酒酸了,“是不是过期了?”当时北京某大饭店的大厨干脆给长城干白起了个绰号叫“白酸”。国人接受干白、干红复杂厚重的口感需要时间。

1988年,公司累计亏损250万元,新上任的管理层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如何把干白葡萄酒卖出去。长城葡萄酒沙城工厂原总经理何琇回忆:“一到职工发工资,我去求爷爷告奶奶,跟人家银行的行长贷点款,给职工发工资。”后来有个北京朋友提醒他,何不做做广告呢?

1988年汉城奥运会中央电视台将转播赛况贴片广告,面向企业招标。在当时,上电视台做广告仍是个新鲜事。投资30万元做广告实在太疯狂,要知道1988年一个国营工厂的工人月收入只有60元。很多人在问,这么多钱打了水漂怎么办?

当时长城的领导班子顶着压力,在汉城奥运会中央电视台的转播赛况上做了贴片广告

当时长城的领导班子顶着压力破釜沉舟。汉城奥运会开了多少天就给长城做了多少天广告。万幸效果不错,名气打出去了。这一年酒厂首次扭亏为盈,盈利40万元。年底的春节,领导班子终于过上了一个轻松舒心的新年,不用再为职工能不能发工资、能不能吃上饺子发愁了。

干白葡萄酒虽然在全国已经打开了销路,但这时的干红葡萄酒的销售,才刚刚起步。主营干红葡萄酒的华夏酒厂陷入困境,于是有人建议干脆把酒厂卖了。长城的另一位元老,长城葡萄酒华夏工厂原总经理严升杰回忆:“当时我就感觉到特别心痛,因为我这个从建厂,到卖酒,到酒的出口,已经经历了8年的时间了。我们的工艺已经成熟了,产品也成熟了,把它卖掉太可惜了,所以我就是坚决反对。”

严升杰被迫走向市场。他听说深圳人也喝葡萄酒,但喝的是从香港来的法国酒,一瓶130元。“那个时候我们的酒才8块钱一瓶。所以我觉得这里面就有商机了。”

1992年对中国是一个重要年份。44岁的严升杰孤注一掷,追随小平的脚步南下深圳。几经努力,严升杰在深圳湖贝路烟酒一条街,开设了第一个销售点。

摸出了门道的严升杰,想出了一个推销的点子:就是打扮像外商一样,到饭店里面去点菜。啥好点啥,一点就是一桌菜,但是最后只要长城干红酒,如果说没有,对不起我们走了。然后一个晚上就跑了三家五家,这样就把整个深圳的饭店走遍了。

熨烫整齐的衬衫、金利来皮带、别在腰间的BP机,这是上世纪90年代深圳商务青年的标准装备,严升杰的特别营销小组就穿了这身行头,穿梭在深圳最繁华的罗湖区。通过这种模式运行了三个月,果然这个酒就开始热销了。

葡萄酒从欧洲对外传播时,有一个共同的规律:每一个新兴的葡萄酒消费群体,最初都喜欢甜型葡萄酒。不过随着葡萄酒消费的普及和品鉴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干型酒,去细细品味干红干白中水果香气的千变万化。干型酒更像是随着时间发散的一曲香气的协奏曲,从内里去震撼我们的味蕾,在我们心头留下印记。

中国人口味潜移默化地在改变,虽不易察觉,却从一个独特的侧面映射出这个国家从封闭到走向世界的过程。改革开放十几年后,中国人也终于渐渐接受了葡萄酒这种来自西方的口味,并逐渐开始寻找自己独特的东方味道。

葡萄酒:传播中国文化的新语言

北纬40度,长城蜿蜒左右,这是一条神奇的纬度线。在这条纬度线上,有法国的波尔多、意大利的托斯卡纳、美国的加州纳帕山谷,这些都是世界著名的葡萄产区。北纬40度又被称为葡萄黄金纬度,长城葡萄酒围绕北纬40度线,逐渐发展出:沙城怀涿盆地、秦皇岛碣石山、蓬莱海岸、宁夏贺兰山东麓以及新疆天山五大葡萄酒产区。

宁夏永宁县闽宁村,位于连绵雄伟的贺兰山东麓,距离长城四五十公里。自古就是一片茫茫戈壁沙滩,沙石遍地,荒无人烟,亿万年来,别的地方沧海变成桑田,这里,从未改变。但长城的酿酒师从砾石堆里看到了宝藏:这里能种出世界上最好的葡萄,做出最好的酒。

长城葡萄酒一直匠心寻找适宜葡萄生长的最佳环境,准备优质土壤,甄选苗木,先进培育,精准滴灌,成就世界级品质葡园

25年前,时任福建省领导同时担任对口帮扶宁夏领导小组组长。他亲自把这里命名为“闽宁村”,曾满怀信心地预言:“闽宁村现在是个干沙滩,将来会是一个金沙滩。”

这里的土壤中砾石含量达到65%,通气、透水性强,会赋予葡萄酒独特的矿物风味。土地贫瘠,既利于葡萄根系下扎,又控制了葡萄产量,使葡萄有更高的质量。

在葡萄从扎根到结果的漫长过程中,酿酒师时刻关注着葡萄的生长。酿酒师们都坚信:七分葡萄三分酿,从葡萄的选择与种植、到葡萄酒的酿造与管理,他们都要殚精竭虑。

等待最佳的采摘时机,手工采摘,葡萄粒选,柔性压榨、萃取,储存,把控,只为守候美酒终成

2008年,对于这些长城酿酒师团队尤其意义非凡。2008年奥运会指定用酒的筛选一波三折,头两轮筛选,奥运会市场部主席海博格,对送选酒品都不满意,说实在不行的话,从国外进酒吧。于是有了第三轮的筛选,参与的葡萄酒来自世界各地,很多是国际名庄。品鉴之后,长城葡萄酒从众多葡萄酒中脱颖而出,深受海博格称赞,长城葡萄酒被选定为北京奥运会指定用酒。他说:“这才是能够进入奥运会的葡萄酒。”

从汉城奥运到北京奥运,长城葡萄酒都深度参与,而长城的国家情怀更体现在参与国宴上。为国宴选酒,要经过专业而细致的调研和论证。宾朋来自世界各地,口味各异,选择几款为大多数来宾所喜爱的葡萄酒,是一项充满挑战的任务。

多年来,长城一直担纲人民大会堂国宴用酒,见证了中国800多场各级别国事国宴,是当之不让的中国红色国酒。曾先后担纲2008年北京奥运会及2010年上海世博会唯一指定用酒,并频频亮相APEC会议、博鳌亚洲论坛、亚信峰会、G20峰会、“一带一路”高峰论坛、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等国际重大会议,始终践行“国有大事 必饮长城”的品牌理念。

上图左:1984 马德里国际酒类大赛金奖

上图右:2005伦敦国际评酒会 VSOP白兰地 特别金奖

下图:1990年荣获法国第十四届国际食品博览会金奖

2017年5月,“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新时代的“丝绸之路”正在铺设,在举行的盛大宴会上,来自各国的领导人和贵宾们高举酒杯,为世界的和平繁荣发展干杯,杯里盛着中国自主酿造的长城葡萄美酒。

葡萄酒最早就是以文化经济交流载体,由格鲁吉亚走到了欧洲和亚洲。而中国自主酿造的葡萄酒,在今天沿着一带一路,回流到当初的故乡,并出口到更多更远的地方,成为文化经济交流的国家名片,代表东方款待世界。

如今中粮长城葡萄酒宁夏公司招收工人近两万名,很多当地人通过种植葡萄而脱贫致富。宁夏葡萄酒很有市场潜力,综合开发酿酒葡萄产业,路子是对的,要坚持走下去”。

长城葡萄酒在这条路上已经走了40多年。虽然中国现代的葡萄酒行业只有40多年历程,但在这短短40年里,成长速度却令人惊异:葡萄栽培面积增长了近31倍,葡萄产量增长了75倍;葡萄酒产量增长了36倍。2013年,中国就已经凭借15.5亿箱葡萄酒的消费量,成为世界第一大红葡萄酒消费国,排在了法国、意大利、美国这些“传统豪强”之前。

西方对中国葡萄酒的态度从当初的不屑,到如今赞许有加,长城葡萄酒成为世界级大奖金赛的常客,自第一枚国际奖牌开始,至今已累计荣获奖牌近80枚。去年,长城五星赤霞珠干红葡萄酒更是荣获了中国首枚IWC伦敦国际葡萄酒大赛特等奖,这在中国葡萄酒界尚属首次。国际专业认可让葡萄酒成为文化的另一种语言,为中国赢得话语权。

葡萄酒领域的传奇大师米歇尔·罗兰评价道,中国年轻一代的酿酒师,已经具有了国际视野,他们的水平已经接近了世界顶尖酿酒师的水平。中国葡萄酒正在创造在葡萄酒的旧世界、新世界之外的第三种风格,属于中国葡萄酒的东方风格、民族神韵。

想要了解更多中国葡萄酒的故事,欢迎观看《风华》

央视首部中国葡萄酒产业纪录片《风华——葡萄酒的东方故事》于6月22日晚22:00在CCTV9播出。纪录片叙述中国葡萄酒历史文脉,展现中国葡萄酒产区风貌,记录中国葡萄酒产业40年发展历程。同时,长城葡萄酒三大酒庄、五大产区成为纪录片拍摄取景地,老中青三代酿酒师也在纪录片中集体亮相,讲述长城四十多年来的历史和荣耀。

我们最后回到起点,置身长城酒窖之中,可以隐约感受到了空气中飘荡着的东方神韵。橡木桶中,新葡萄的汁液在继续发酵,寂静中偶然会爆出一点声响;放倒的酒瓶中,酒汁渗入软木塞,和空气继续发生着奇妙的化学反应,巩固着它的独特风味。

一片寂静中,

酒汁在时间中悄悄酝酿,

任外界名来利往、人世倥偬。

幸福在一滴一滴凝结,

这是时间给予我们的最好奖赏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热点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