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要闻 产经 房产 金融 银行 基金 保险 数码 智能 汽车 娱乐 时尚 生活 健康

真正可用于皮肤的消毒液,预防冠状病毒不用只专注于酒精

2020-02-14 18:35:08 来源:创商网
分享: 微信 微博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依旧让国人揪心,最新消息称疫苗可能在18个月内完成,那在疫苗面世之前的这段时间,大家做好自我保护是最好的一种防范病情数量扩大,对抗病毒最有效的方法。

新型冠状病毒属于β属的新型冠状病毒,有包膜,颗粒呈圆形或椭圆形,常为多形性,直径 60-140nm。其基因特征与 SARSr-CoV 和 MERSr-CoV 有明显区别。目前研究显示与蝙蝠 SARS 样冠状病毒(bat-SL-CoVZC45)同源性达 85% 以上。体外分离培养时,2019-nCoV 96 个小时左右即可在人呼吸道上皮细胞内发现,而在 Vero E6 和 Huh-7 细胞系中分离培养需约 6 天。它是一种急性感染性肺炎,患者初始症状多为发热、干咳、乏力,并逐步发展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甚至死亡。

目前没有特效治疗药物,因此预防传染是最关键的处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通用预防指南》指出[2]:(1)个人应保持手卫生:接触公共物件后应用消毒洗手液洗手;(2)物品、环境应常规消毒:对消毒浴室和厕所表面,公共用品至少每天1-2次消毒,推荐使用含氯消毒剂和过氧乙酸消毒剂。

目前有不少文章有苯扎氯铵可用于新冠状病毒消毒的结论,根据最新出台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就明确指出,病毒对紫外线和热敏感,56℃ 30 分钟、乙醚、75% 乙醇、含氯消毒剂、过氧乙酸和氯仿等脂溶剂均可有效灭活病毒。

苯扎氯铵是一种季铵盐类阳离子表面活性剂,也是一种含氯的消毒液,由正烷基取代的二甲基苄基氯化铵同系物组成。苯扎氯铵属于双功能消毒剂,既能杀灭细菌/真菌、又能灭活病毒。另外该类消毒剂因毒性低、刺激性小、水溶性好、使用及存储方便,广泛应用于皮肤、环境消毒。目前被NMPA批注包括贴剂、溶液剂、喷雾剂、滴眼液等。

欧替药业生产的 “苯扎氯铵溶液”目前已经上市,这款医用手术级别消毒剂的效果如何?

下面一张说明书(图)一起掀开苯扎氯铵溶液的真面目吧。

苯扎氯铵药理作用

在国外苯扎氯铵溶液在针对冠状病毒早已开始使用,同时大量国内外文献证实苯扎氯铵具有以下药理作用:

广谱杀灭致病细菌作用:体外研究证实苯扎氯铵具有显著杀灭大肠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铜绿假单胞菌,粪肠球菌,最小杀菌浓度为0.0125%,最小抑菌浓度0.00625%,24h内杀菌率100%[4]。

广谱杀灭真菌作用:苯扎氯铵具有显著杀灭白色念珠菌,黑曲霉菌等真菌作用,最小杀菌浓度亦为0.0125%[4],24h内杀菌率100%。

广谱抑制杀灭/抑制病毒作用:国外多项研究证实苯扎氯铵体外对SARS、MERSr-CoV、流感病毒(甲型、乙型)、副流感病毒(PSV-1、2、3)、禽流感病毒(H7N9,)、纽卡斯尔病病毒、法氏囊病病毒、腺病毒、HIV病毒、HSV-2,肠道病毒、巨细胞病毒、BK病毒、髓灰质炎病毒(PV)、柯萨奇病毒、埃博拉病毒,最小杀灭浓度0.00125%,与上述病毒体外共育1-5min,病毒杀灭率超过95%,作用5min,可以灭活SARS CoV的复制活性,其抗病毒活性显著优于次氯酸钠(84消毒液)[5-6]。

苯扎氯铵应用现状

苯扎氯铵用于皮肤粘膜消毒:一项纳入378例犬咬伤患者的临床研究显示[7],采用苯扎氯铵在处理犬咬伤伤口消毒时,相比应用碘伏溶液感染发生率更低(7.43%vs14.21%,P=0.021);另外一项纳入60例会阴侧切产妇研究显示[8],苯扎氯铵在冲洗外阴时,相比应用碘伏+酒精,细菌清除率更高(80%vs46.6%,P<0.05)。另外一项国外关于苯扎氯铵洗手液减少医护人员皮肤瞬时金黄色葡萄球菌研究显示[9],相比70%乙醇洗手,苯扎氯铵洗手液使用一周医护人员指尖的瞬时金黄色葡萄球菌数量明显减少。进一步说明苯扎氯铵对皮肤消毒效果优于碘伏、酒精,更适合用于目前防疫环境下的洗手消毒。

苯扎氯铵用于手术及创面消毒:一项纳入60例开放性骨折,采用苯扎氯铵清洗伤口,相比传统用 3%过氧化氢、聚维酮碘,感染率更低(3.33%vs16.67%,P<0.05),且冲洗过程疼痛刺激感更小[10]。一项纳入30例烧伤患者的临床研究显示[11]: 一侧创面使用苯扎氯铵冲洗,另外一侧以0.5%碘伏冲洗,两组创面7 d 愈合率分别为: 苯扎氯铵组(78.4 ± 6.0)%, 碘伏组(65.8 ± 6.9)%,两组比较具有统计学差异(P<0.05)。苯扎氯铵用于手术创伤面,感染率更低,愈合质量更高,疼痛刺激感更少,更温和。

苯扎氯铵用于物品消毒: 一项苯扎氯铵用于新鲜农产品(莴苣、生菜和黄瓜)中提取的微生物在不锈钢试片上形成生物膜研究显示[12],苯扎氯铵分别以0.01、0.1和1.0g/l处理生物膜,可促进生物膜发生显著变化,减少细菌生物膜形成。一项来自于日本化学治疗所的研究提示[5],采用苯扎氯铵处理后,SARS、MERSr-CoV、流感病毒(甲型、乙型)、副流感病毒(PSV-1、2、3)、禽流感病毒(H7N9等)均被显著灭活,且人没有损害,显著优于次氯酸钠(84消毒液),因此被强烈推荐于疫苗生产设备的灭活。

苯扎氯铵用于环境消毒:一项利用苯扎氯铵抑制再生水源热泵系统中微生物污垢的实验研究[13],利用不同质量分数的杀菌剂苯扎氯铵每天浸泡污垢10 min,考察其抑垢作用,结果表明,苯扎氯铵对微生物污垢具有抑制作用,能杀灭污垢内绝大部分细菌细胞,且该作用随其质量分数上升而增强。一项来自于巴黎布鲁塞尔医院的研究提示[6],采用苯扎氯铵处理5min后HSV-2,CMV、RSV、ADV病毒灭活率超过95%,最低灭活浓度为0.0025%, 处理1min后,ENV、BKV、ADV病毒灭活率超过99%。

苯扎氯铵消毒溶液作用安全性评估

无色、气味芳香,不刺激:苯扎氯铵是无色澄清液体, 无沉淀, 气味清香, 但味极苦。振摇时能产生大量泡沫,0.1%以下浓度对皮肤无刺激性,因此临床上一般可用于手术创伤、皮肤粘膜消毒。

惰性,不易燃,不易挥发,稳定性良好:苯扎氯铵分子式为C17H30ClN,沸点为 >100°C/760mmHg,易溶于水,微溶于乙醇。具芳香味。耐光、耐压、耐热、无挥发性,因此在环境消毒、物品消毒、皮肤消毒均不会导致燃烧风险。另外苯扎氯铵属于季铵盐,成份稳定较少被氧化,在公共场所一次喷洒后能够维持4-5h,可持续杀灭/抑制病毒。

安全性良好,无致畸、致癌毒性,孕妇及新生儿可用:一项苯扎氯铵消毒液的急性毒性和致突变实验研究显示[15],急性经口毒性试验:雄性小鼠LD50为 3.16)g/kgBW,属基本无毒,小鼠骨髓嗜多染红细胞微核试验结果为阴性;小鼠精子畸形试验结果为阴性,即苯扎氯铵无致突变风险。另外一项长期研究显示[16],苯扎氯铵被广泛应用于消毒剂、防腐剂和消毒剂等产品中,在韩国作为化妆品或个人产品生产的护发素中,苯扎氯铵的浓度为0.5-2%。使用上述在用浓度测定全身暴露剂量(SED),并进行风险评估分析,发现苯扎氯铵无遗传毒性,也不显示致瘤潜能。另外一项多中心试验证实[17],采用苯扎氯铵消毒预防HIV垂直传播,纳入108名生产妇女,结果显示苯扎氯铵阴道消毒方法可行,耐受性好,对新生儿无不良事件发生。国内有学者研究显示[18],苯扎氯铵用于辅助治疗儿童口底蜂窝组织炎、婴幼儿红臀,结果显示治疗过程中对婴幼儿安全性良好,无不良反应发生。

常用消毒剂应用场景比较

通过上面的表格可以知道,苯扎氯铵溶液适用范围广,可用于皮肤粘膜消毒、手术创伤消毒、物品消毒、公共环境消毒,其消毒效果优于75%酒精、碘伏,对病毒灭活作用优于84消毒液。

此外苯扎氯铵无色、气味芳香,不刺激,可用于手术创伤、皮肤粘膜消毒。苯扎氯铵惰性,不易燃,不易挥发,稳定性良好不会导致燃烧风险,成份稳定较少被氧化,在公共场所一次喷洒后能够维持4-5h,可持续杀灭/抑制病毒。

另外急性毒性及长期毒性研究显示,苯扎氯铵基本无毒性,无致畸及致癌毒性。多中心研究提示苯扎氯铵用于孕产妇、婴幼儿安全性良好。综上所述,苯扎氯铵溶液是一种高效、安全性良好的双功能消毒剂,可以在多场景中应用消毒。

苯扎氯铵溶液使用方式

在这里提醒大家选择好消毒产品进行消毒之外,但是千万不要忘了勤洗手!很多人都觉得用酒精消毒就足够了,而实际上,有清水的情况下,洗手才是最优选择,洗手可以用肥皂,也可以用洗手液。

新型冠状病毒虽然可怕,但是只要我们方法得当,注意个人卫生,勤洗手,戴口罩,保护好自己,防止病毒“钻空子”,就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家人和周围人的安全。期待有一天,疫情患者的数字都将化为零,国家与百姓一起过一个平安喜乐的2020年。

参考文献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20,1-3

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循证医学分会.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的肺炎诊疗快速建议指南(标准版)[J/OL].解放军医学杂志,2020,1-20

栾爽,韩春晖,窦佳,等.我国与国外药典中苯扎氯铵的质量控制标准及相关方法比较[J].中国药房,2017,28(06):831-834

钟瑜,林少婷,覃芳敏,等.苯扎氯铵消毒剂的抗菌性能研究[J].广东化工,2019,46(15):

36-8

Armstrong JA, Froelich EJ. Inactivation of viruses by benzalkonium chloride[J]. Appl Microbiol,1964,12(2):132-7.

Bélec L, Tevi-Benissan C, Bianchi A,et al. In vitro inactivation of Chlamydia trachomatis and of a panel of DNA (HSV-2, CMV, adenovirus, BK virus) and RNA (RSV, enterovirus) viruses by the spermicide benzalkonium chloride. J Antimicrob Chemother. 2000 ,46(5):685-93.

贾亿卿,陈瑞丰,黄立嵩,等.苯扎氯铵在犬咬伤伤口清创中的应用效果观察[J].解放军医学院学报,2018,39(07):618-620

朱艳乐.苯扎氯铵溶液外阴清洗临床效果分析[J].现代实用医学,2016,28(03):409-410

Bondurant S, McKinney T, Bondurant L,et al. Evaluation of a benzalkonium chloride hand sanitizer in reducing transie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bacterial skin contamination in health care workers.Am J Infect Control. 2019 , S0196-6553(19):30811-9

沈剑,任继鑫.苯扎氯铵用于开放性骨折术中伤口冲洗术后消毒的临床观察[J].全科医学临床与教育,2011,9(04):450-1

李峰,柴家科,杨红明.苯扎氯铵溶液用于烧伤创面的初步临床观察[J].中华全科医学,2012,10(12):1854-9

Houari A , Martino P D . Effect of chlorhexidine and benzalkonium chloride on bacterial biofilm formation[J]. Letters in Applied Microbiology, 2008, 45(6):652-656.

常思远,方宇晴,史琳.苯扎氯铵与次氯酸钠对微生物污垢的抑制效果[J].应用基础与工程科学学报,2018,26(02):295-304

Bridier A, Briandet R, Thomas V,et al. Comparative biocidal activity of peracetic acid, benzalkonium chloride and ortho-phthalaldehyde on 77 bacterial strains[J]. J Hosp Infect. 2011,78(3):208-13

吴争,丁晟,蔡宏,肖岗,张维民,夏芝璐,谌乐礼.苯扎氯铵消毒液的急性毒性和致突变实验研究[J].科技广场,2010(10):129-131

Choi S M , Roh T H , Lim D S , et al. Risk assessment of benzalkonium chloride in cosmetic products[J]. Journal of Toxicology and Environmental Health Part B, 2017, 21(1):1-16.

Msellati P , Meda N , Leroy V , et al. Safety and acceptability of vaginal disinfection with benzalkonium chloride in HIV infected pregnant women in west Africa: ANRS 049b phase II randomised, double blinded placebo controlled trial[J]. Sexually Transmitted Infections, 1999, 75(6):420-425

高佳蓉,沈晓娟.0.05%苯扎氯铵溶液联合锌氧油治疗婴幼儿红臀的疗效[J].医疗装备,2016,29(23):147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热点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