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要闻 产经 房产 金融 银行 基金 保险 数码 智能 汽车 娱乐 时尚 生活 健康

十年开拓路:大富科技对通讯设备行业的创新与贡献

2020-05-22 20:13:12 来源:创商网
分享: 微信 微博

2010年10月26日,一家通信设备领域的民营企业——大富科技在创业板成功上市。刚上市的大富科技,自带数个耀眼的“光环”:中国第二大滤波器制造商,年销售收入5.9亿元;近五年复合增长率近50%;华为金牌核心供应商等。大富科技从零起步,经过近10年的时间取得这些成就已属不易。

然而,在公司的创始人孙尚传看来,这些成就并不是他的最终目标,而是这个数据背后的隐忧:滤波器是移动通信基站的核心部件之一,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基站的整体性能和成本。

滤波器能否实现全面国产化,将是中国通信设备商提升竞争力的重要基础,也是我国移动通信产业竞争力和产业安全的关键因素。

大富科技颠覆移动通信关键部件滤波器全球竞争格局

2010年时的全球滤波器市场,美国的两大巨头——Andrew、Powerwave仍然占据着约50%的份额,国内厂商的占有率仅20%,其它部分则仍被Kathrein、RFS等欧美老牌滤波器厂商所占据。

2011年,全球3G移动通信建设已经进入末期,中国力推的TD-SCDMA制式刚刚登上历史舞台,中国的移动通信产业正在由2G时代的落后和跟随,进入3G时代奋力追赶的关键时期,全新的4G移动通信网络正在孕育当中,给中国带来了新的机遇。

如何能够让中国移动通信产业在4G时代赶超并战胜对手?如何破局,带来中国企业在滤波器领域的长治久安,进而为中国通信设备商乃至整个移动通信产业做出贡献,成为了萦绕在孙尚传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课题。

于是在上市后的2011年,大富科技开始了中国滤波器业态的全球创世纪的并购。

凭借早期与欧美同行合作的经验和渠道,第一个收购标的落在了意大利——总部位于米兰的MT Srl.公司。它是前Andrew滤波器公司总经理GP Villa创立的企业,在射频滤波器领域具有深厚的底蕴。

经过艰苦的谈判,2011年6月,孙尚传作为中国机电商会代表团成员出访意大利罗马,签订了收购MT Srl.的协议。当时同行的其他企业家签订的都是贸易合同,而孙尚传签订的却是并购协议。此次收购仅仅是孙尚传在这一领域战略布局的开始,但这份协议得到的肯定和支持,让他更加坚定了信心。

2012年并购美国康普(Commscope)深圳公司,康普之前并购了美国的安德鲁(Andrew)、安德鲁之前又并购了意大利的弗雷(Forem,曾是大富科技创始时最早且唯一的客户)。

同年,又并购了美国波尔威(Powerwave)苏州公司,波尔威之前并购了美国的瑞美(Remec),英国的飞创(Filtronic)和瑞典的阿尔贡(Allgon)等多家全球顶级的滤波器公司,至此,大富科技几乎将欧美各大滤波器及天线公司全面并购且完全洞悉了全球同行的技术,承接了其产能。此外,大富科技还与当时最大的天线企业德国凯士林(Kathrein)合资过三年。

大富科技一举并购7家全球老牌滤波器制造商,现在回头看,这次引起行业“地震”的收购,彻底改变了国内外滤波器企业的竞争态势。中国设备商们在滤波器领域的供应链优势愈发明显,欧美设备商反而受限于滤波器供应链,之前的优势转化成了劣势,陷入了采购价格、交付能力方面的泥潭。

自此,大富科技成为全球最大的滤波器设计供应商的同时,颠覆了移动通信关键部件滤波器的全球竞争格局,并确立了中国在移动通信基站滤波器领域的国际垄断地位。

大富科技持续创新引领行业赶超世界标准

在大富科技完成上述并购后不久,2014年,中国4G建设高峰如期而至,供应链的成本、质量、交付能力等因素成为了通信主设备商获取运营商份额的关键因素。

在这场战役中,关键器件滤波器的国产化供应,使得华为等中国主设备商在供应能力、成本方面都具备明显优势,在中国4G建设中占尽上风。

中国标准TD-LTE也在此役中成功走向全球,力压WiMAX,成为与LTE-FDD并行的全球标准,中国移动通信产业从4G开始赶上了全球的步伐。

TD-LTE网络建设策略

这一切都与大富科技在背后所做出的行业创新贡献密不可分。

滤波器作为移动通信基站的核心器件之一,与其它器件相比,存在两个典型的差异性特征:

一是以金属材料和精密机械加工为主,不会遵循其它多数电子器件符合的摩尔定律性能提升、价格下降;

二是滤波器是完全的定制化产品,与多数电子器件系面向各个主设备商提供通用器件不同,各个通信主设备商的滤波器完全不同,是最能够体现差异化竞争力的器件。

上述两个特征使得基站设备在电子元器件随着摩尔定律集成度越来越高,价格越来越便宜的情况下,滤波器的优化成为了其中的重要瓶颈,也成为了主设备商赖以制胜、体现竞争优势的重要环节。

2005年起,大富科技开始与客户合作并迅速展现出极强的原创能力,颠覆性地引入业内前所未有的理念,把作为射频器件的滤波器以金属结构模型的思路来设计,把其中的电感、电容和电阻用金属和非金属材料,以加工、成型、组合以及空间布局来实现。

通过这种“结构带射频”的模式,迅速提升滤波器的性能、可量产性,降低成本。

例如,在大富科技进入之前,业内腔体滤波器的谐振杆制造普遍是通过车削方式实现的,加工时间达2分钟以上,复杂的甚至高达20分钟,且存在极大的材料浪费(90%以上被削掉无法利用)。

这不仅严重影响生产效率,使得生产成本高居不下,且在后期3G/4G规模建设导致滤波器需求猛增时,国内的机床资源根本无法满足交付的要求。

而大富科技独树一帜,率先将拉伸/冷镦等跨领域、跨行业、跨学科的工艺技术引入,代替车削工艺,将加工时间大幅降低到0.5~1秒,成数量级地降低加工成本,提升效率,降低对不可再生的金属资源的消耗,且帮助客户成功地解决了可批量制造交付的难题。

大富科技进入射频滤波器行业初期,全行业射频滤波器均放置于RRU 肚子内部或背负在RRU结构模块壳体上。这种结构模式,需解决射频滤波器与RRU壳体屏蔽问题、密封问题、接地问题等。

大富科技创新性设计出射频滤波器与腔体结构模块一体化模式,最大化优化系统架构、降低RRU模块重量(以第一款RRU前后模式比较,减重超过2公斤,减重是上铁塔产品检验设计水准的重要指标。单件成本降低超过1000元)。

行业初期,全行业射频滤波器腔体间隔筋厚度约5毫米,产品笨重,压铸特性差,压铸模具寿命短,压铸胚料质量低。

大富率先将射频滤波器隔筋尺寸做到2毫米,后续的产品上,进一步实现1毫米隔筋;将射频滤波器固定螺钉数量大幅度减少,以900M GSM产品为例,固定螺钉数量由近200个减少至80个;腔体压铸模具寿命由数百模次、数千模次提升至数万模次、十数万模次;产品重量降低约30%;产品成本降低超50%,该产品设计及工艺成为一个行业新标准。

从滤波器结构件到滤波器再到整个基站射频单元,大富科技从未停止过对射频通信技术的不断追求和创新。

自2011年起,大富科技每年投入研发费用超过1亿元,近3年均维持在2亿元左右,每年研发费用投入占收入的比例都超过10%,为业内最高水平

截至2020年,已授权发明、实用新型专利约900件,产品综合降本约80%,产品重量综合减重约50%。

大富科技在新时代的新使命

除了为中国移动通信行业持续奉献力量,率先完成各类新产品、关键产品的开发与量产化工作,支持中国通信设备商奠定领先地位。

与此同时,孙尚传的战略思考已经转移到了更高的层面:如何保证我国移动通信行业的整体自主可控、长治久安?如何在接下来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中抓住先机,跑赢第四次工业革命?

在疫情肆虐的当下,以5G为代表的新基建成为党中央号召的典范。5G不仅列于新基建内容,应该更是新基建的基础和核心平台,因为它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硬件基础和加速器,它将给千行万业提供承载平台的同时,还会给千行万业赋能并产生倍增效应,更将推动我国科技和工业的整体进步和升级。

滤波器自动化生产车间

大富科技走在新基建的前列,在安徽省积极推动5G基地建设,一方面打造5G硬件新基建,从上游材料、加工制造设备,到中游部件,再到下游整机及测试设备,拉通5G基站系统设备生产线,同时拉通5G应用产业链;

另一方面致力于打造基于人工智能的工业互联网软件新基建,建设大富科技的“新511工程”:一个“3D汉字动画创作平台”、一个“面向K12的编程教育平台”、一个“面向青少年的机器人设计制造交易平台”、一个“低成本可持续的中医药多维健康教育平台”、一个以道为核心,以网络为载体,以人为节点,以软件重新定义世界为起点,构建长在互联网上的产业生态系统,让人人可以在此平台上学,探索,创作,分享,交易。

回顾这十年的行业开拓之路,大富科技终结了欧美企业在滤波器行业的领先地位,并通过锲而不舍的钻研创新成就中国企业在这一领域的长治久安。

10年后的今天,大富科技在国家的号召下,肩负5G基础设施领域技术创新和产业化推动者的重要使命,不计回报的投入至民生所需的下个战场,建设5G新基建的511工程,最终实现再次逆袭。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热点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