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要闻 产经 房产 金融 银行 基金 保险 数码 智能 汽车 娱乐 时尚 生活 健康

专访成为资本沙烨:硬核时代来临 威马会成科创板明星企业

2021-01-22 14:21:11 来源:时刻头条
分享: 微信 微博

image.png.png

雷帝网 雷建平 1月21日报道

2020年,新能源汽车市场风起云涌,不仅理想汽车、小鹏汽车先后上市,各家新势力造车企业在资本市场市值也是屡创新高。

在当前国内4家造车新势力中,只有威马汽车还没有上市。威马汽车正接受上市辅导,为冲刺科创板做准备。

威马汽车A轮投资人、成为资本合伙人沙烨日前接受雷帝网专访时表示,相信威马汽车凭着多年积累的技术优势,及在新能源赛道的快速发展,会在科创板上成为真正的头部企业。

沙烨还说,威马汽车最核心的还是专注自己的用户,推出能让他们惊喜、超出预期的产品,同时真正服务好现有用户,让威马车主都能为品牌感到骄傲。

威马会迎来属于自己的爆发点

2020年9月,威马汽车宣布完成总额100亿元D轮融资,由上海国资投资平台及上汽集团联合领投,百度与海纳亚洲创投基金(SIG)继续参与此轮融资。其他参投方还包括湖北长江产业基金、苏州昆山产业基金、湖南衡阳国有投资平台、安徽合肥产业基金、国投创益产业基金、广州金融控股集团等国有产业投资者。

随着威马完成100亿融资,也意味着造车新势力竞赛中,威马站稳了脚跟,与小鹏汽车、理想汽车、蔚来汽车一起构成了中国造车新势力领域的“F4”。

与小鹏汽车、理想汽车、蔚来汽车纷纷在美股上市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威马汽车D轮融资引入大量国家队。

当然,从整个2020年的态势来看,由于威马汽车还未上市,整体融资规模和年销量和另外三家相比略低。。

对此,沙烨说,造车新势力需要大量资本支持,因为汽车行业是重资产行业,资本在整个发展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这些企业如果没有融到百亿以上的金额,都不可能走到今天的阶段。

“在威马发展过程当中,威马融资金额虽然不是行内最高,但在战略执行上走差异化路线。威马是第一家拥有自己工厂的造车新势力,也很早就拥有了自己的造车资质。”沙烨认为,威马在战略布局方面非常提前,同时相对别的友商,威马在资本开支方面又比较稳健。

沙烨同时指出,威马汽车目前只有一款主销车型。威马的单款车型EX5累计销量还是位列造车新势力第一。同期,友商们已经推出了多款车型,2021年威马也会继续推出多款车型,销量会大幅度得到提升。

“我想威马品牌以及产品,应该能够在市场容量扩大以后,被更多的用户接受,会真正的迎来它的爆发点。”

未来十年是中国真正的科技投资时代

自2019年以来,移动互联网红利消失,移动互联网行业越来越成为传统产业,很多人担心投资的机会会减少。

对此,沙烨认为,从2020年开始的十年,应该是中国真正的科技投资的时代。这个时代的机会绝对不比前十年少,只不过是领域迁移了。对于中国来说,硬核时代来临了。

“未来十年,不管是芯片领域、人工智能领域、生物科技领域、还是产业互联网领域,都能够产生新一代的巨头。”

其原因是,当前中国GDP排世界第二,且依然每年保持高速增长,机会会层出不穷,只不过,是从一个领域演化到另一个领域。

沙烨指出,投资于这些有硬核科技的企业,能帮助国家突破关键的“卡脖子”技术,能在一些巨大核心产业上,对美国或者对国外领先企业进行换道超车。

“对投资人来说,就需要不断地扩展我们的认知,发现这个时代里面所代表的新的机会,并且勇敢地来下注。”

威马汽车在往硬核领域靠近。本周,威马汽车第三款全新智能纯电动SUV W6的量产仪式在湖北黄冈举行,将于2021年上海车展正式交付。

与传统下线仪式不同,威马W6从生产线驶到仪式现场全程没有人员在车内驾驶,从识别路线到避让障碍物最终准确登台,全部动作均由车辆自动完成。

image.png.png

威马汽车称,这是国内首款量产的具备无人驾驶功能的智能电动车型,由威马汽车深度联手百度Apollo平台研发打造。

新车在电子电气架构、网关、域控制器、语音交互、场景化体验等方面采用全新设计,全车部署24个传感器,包含5个77GHz毫米波雷达、7个摄像头及12个超声波雷达,是威马汽车一个阶段性产品。

官方称,用户只需要把车辆停在停车场的入口,车会在无人状态下自动驶入停车场内,寻找并泊入可停靠的车位。驶出停车场也同样便捷,只需手机远程一键式操作,车辆依然会在无人状态下自动驶出停车场,安全停到用户的面前。

以下是专访成为资本合伙人沙烨实录:

雷建平:您很早就投资了威马汽车,2020年整个新能源市场发生很大的变化,特斯拉市值一度超过8千亿美元,理想、小鹏也在美股上市,几家企业在资本市场表现都非常好,您怎么看待新能源市场的变化?

沙烨:我们2016年投资威马汽车,是威马A轮唯一的投资人,之前威马拿过一轮天使。

当时,蔚来已经成立了半年左右,理想、小鹏也刚刚开始,那个时候我跟沈晖聊,他认为中国智能电动车未来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而且他的愿景也非常清晰,现在这个市场的发展印证了他当时的判断。

1,从中国的汽车制造业角度来说,智能电动车是中国在汽车行业真正换道超车的机会。

2,中国有巨大的能源安全问题,中国70%的石油是进口的,其中70%用在交通出行上面。因此,中国必须要发展智能电动车,解决能源安全问题。

3,未来车子不仅是一个出行工具,更是一个移动的智能第二居所,能陪伴你做很多原来在汽车中不可想象的事情。

这最核心的几点,在2016年,沈晖给我们的第一个business plan的时候就讲得非常清楚。

当然今年整个市场都意识到了这些,但前几年市场对这几点是非常有质疑的。举个例子,我们也看到在2019年,那个时候大家对蔚来能否生存都有怀疑。现在,市场认知已经完全反转,而2020年的疫情使市场流动性变得非常充分,也是这一波浪潮比任何时候起得都快。

蔚来、小鹏、理想都在美国上市,从他们的股价可以看得出资本市场对于他们的认可。威马的目标是在国内,我们希望成为国内资本市场上市的唯一一家头部造车新势力。

头部企业才能获更多市场、资本支持

雷建平:2020年,头部的几家新能源造车企业都在不断拿融资,相对而言,威马拿到了百亿融资,在融资大赛里面有一点落后,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沙烨:我觉得沈晖团队的作风更加稳健、实干。沈晖本身是行业的老兵,也是在行业里沉淀多年的汽车专业人才,背景会稍微有一点不一样。

在威马发展过程当中,威马融资金额虽然不是行内最高,但在战略执行上走差异化路线。威马是第一家拥有自己工厂的造车新势力,也很早就拥有了自己的造车资质。

整体而言,威马在战略布局方面是非常提前的,同时相对别的友商,威马在资本开支方面又比较稳健。

雷建平:您觉得资本在新能源汽车大赛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是起决定还是起辅助作用,或者某一个阶段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沙烨:造车新势力是需要大量的资本来支持的,因为汽车行业是重资产的行业,资本在整个发展过程中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这些企业如果没有融到百亿以上的金额,都不可能走到今天这样的阶段。

前期,资本更多来自于像我们这种偏重风险的资本,企业获得这些钱的难度也是相对大的,需要真正的说服这些风险资本,企业才能在未来获得更加大的资本市场认可,让企业达到下一个发展阶段。

在2020年整个资本市场,发生了对整体赛道认知上的转折点。这个转折点有几个原因造成的:

第一个,特斯拉在美国被高度认可,特斯拉2020年一年的股价涨了5到6倍,特斯拉已经成为了美国前几大的高科技公司。

第二个,从销量上面来说,大家能够看到用户对智能电动车的接受程度呈现井喷状态,销售量都是在每个月环比往上百分之几十的上升。

这种情况下,应该说市场上大体量的资本敏锐地嗅到了市场的可能性,能够看到演化路径清晰的市场。在这种时候,又鉴于整个汽车行业巨大的体量,有大量资本希望能够从这个行业的发展里面分一杯羹,这是我们看到的资本在这个行业里发展过程当中起的作用。

雷建平:现在各家造车新势力每个月都会公布汽车销量数据,除了四家相对领先外,很多都出局了,您怎么看待行业的洗牌?

沙烨:我觉得在新势力里面,头部效应非常明显,只有头部企业才能获得更多市场、资本和用户的支持。现在毫无疑问特斯拉是最大的头部企业,但是特斯拉已经成立了十六年,而中国造车新势力成立时间都相对较短,仅用了平均四五年的时间,中国的造车新势力就实现了相当大的规模量产。

目前就这4家能够大规模量产,之后新的玩家会越来越困难,因为这个壁垒会越来越高。威马的单款车型EX5累计销量还是位列造车新势力第一。友商们已经推出了多款车型,2021年威马也会继续推出多款车型,销量会进一步得到提升。所以我们提及的增长一方面是市场需求的增长,另一方面是车型逐步多样化对于销量的增长效应。

威马应该会迎来真正爆发点

雷建平:造车新势力这跑出来的四家创始人,之前都创过业或者管理过大型的公司,您觉得这几家能跑出来的核心原因是什么?

沙烨:这四家从创业开始就对整个智能电动车事业有非常坚决的信仰和投入,应该说对市场的认知都提前了4到5年,把事业、身家还是个人名声,都投入到新能源车的赛道里面。

雷建平:相对而言,威马车辆的价格要低一点。从2020年的销量来看,大家的理解,价位低的车,销量会更大,但反而是价格高的车,卖得更多。您怎么理解这种现象?

沙烨:这里面有几点原因。我们拿蔚来作为比较,第一点,蔚来现在已经有3款车型了,但单车累计销量威马还是第一的。第二点,蔚来跟威马走的是不同的路线,蔚来塑造高端品牌、走的是高举高打的路线,这个过程当中也要花费相当大的资金。我们从蔚来的历史上面看到,蔚来的融资金额非常巨大,单车营销成本是数倍于威马的。

相对来说,威马作为一个定位主流市场的二十来万产品的车企,在这个过程当中:第一,威马在营销投入方面相对保守一点。第二,可能也受到用户类型的影响,早期智能电动车的用户以尝鲜型用户为主,尝鲜型用户倾向于买一些在营销上面做得比较有个性的,而相对较少关注威马这样性能和价格做最好平衡的产品。

我想威马品牌以及产品,应该能够在市场容量扩大以后,被更多的用户接受以后,会真正的迎来它的爆发点。

新能源汽车市场仍有很大增长空间

雷建平:特斯拉进军中国以后,车的价格不断地在往下挤压,您觉得这对造车新势力会造成什么影响?

沙烨:从一个角度来说,肯定会增加这个市场竞争的速度以及竞争的激烈程度,整个市场格局会加速演变。另一方面,特斯拉在中国充分激起了大家对智能电动车这个市场的认可,这个认可包括资本市场和用户两个方面,这对整个市场的推动是正面的。

中国每年乘用车将近2千万台,到目前为止,即使特斯拉一个月能卖2万多台,其所占的整体销量比例是微乎其微的。

我认为智能电动车的玩家都是跟传统的燃油车竞争,而不是互相在竞争。现在几家加一起,新能源电动车占市场份额比例也是非常小的,智能电动车新势力加起来可能就2%-3%左右。

国家的政策目标是在2025年电动车的销售量占到20%,所以这里面有巨大的增量空间,而且我认为一旦市场对智能电动车整体认可,销量将达到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在未来几年20%的目标会轻易地被达到,甚至被远远超过。

只有历史才能验证估值是不是很大泡沫

雷建平:最近,特斯拉的市值一度超过8千亿,马斯克已经成为世界首富。丰田的销量比特斯拉大很多,但特斯拉市值已经高过它好几倍,很多人说,这个市场存在泡沫。

沙烨:从传统的估值体系来说,估值肯定是高的,但现在市场在拥抱一种新的未来。传统汽车的制造业属性强,毛利主要来自硬件,所以传统汽车行业的利润率,相对来说比较低。

智能电动车和燃油车相比,能更好的和自动驾驶等技术结合在一起。未来随着自动驾驶的普及,智能电动车将是一个完全不同于传统汽车的物种,智能电动车会拥有远高于传统汽车的毛利,相比于科技产品的毛利。

智能电动车还带有一部分软件服务的属性,总体的毛利最终也许会超过传统的科技产品。另外一点,智能电动车领域可能也会有更多的赢家通吃的效应,跟传统的汽车品牌比起来,几个强势的头部品牌会占领更加多的市场份额。

大家在拥抱这样一种未来,因为这种未来的可能性,而且汽车市场总体容量很大,所以大家愿意给这些新的玩家很高的估值。我想只有历史才能验证这个估值是不是很大的泡沫,但我认为目前的估值背后有一定的逻辑支撑的。

中国企业战斗力和生命力非常强劲

雷建平:这个汽车行业巨大的变革过程中,汽车产业链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您觉得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哪些机会呢?

沙烨:整个电动汽车已在驱动中国整个汽车的产业链,包括汽车供应链相关厂商都会受益。A股上面,跟特斯拉、跟造车新势力相应板块的公司有几十家。

当然目前最大的受益者是宁德时代,作为一个电池厂商,占了电动汽车BOM的将近40%,是一个巨大的受益者。包括还有别的很多电机、配件的厂商都会受益。

总的来说,中国政府采取了引特斯拉入市,既推动了整个中国电动车行业的发展,也推动了整个电动车产业链的发展。这类似我们以前把iPhone引进中国,推动了整个中国手机产业链的发展。在这个过程当中,肯定有中国的厂家会冒出来,而且会变成非常强的竞争对手。

其实特斯拉发展十六年,中国的厂商只用了四五年,就已经赶上了它大半的发展。所以中国企业的战斗力和生命力是非常强劲的。

雷建平:您当初是怎么认识沈晖总的?

沙烨:我跟沈总在美国Aspen Institute相识,他们有一个fellowship program(研究员计划),我跟他是同学。那个时候,智能电动车市场在投资行业刚刚成为一个新的赛道。

沈晖总跟我聊智能电动车以及他想做这个事业的时候,我很大程度是被他在这个行业里相当专业的背景所吸引。他在整个汽车行业近二十年,在这个行业里有相当丰富的经验和资源,对供应链、整车、新品牌的上市方面非常熟悉。他对沃尔沃品牌起死回生的扭转也起到重要作用。

他愿意带着团队放弃以前所有的积累,从零开始,在一个新的赛道——智能电动车赛道,建立一个伟大的企业。这样的企业家是非常值得我们支持的。

雷建平:这么多年走下来,您觉得威马最难得的一点是什么?

沙烨:在这三四年,整个市场被很多人怀疑过,也被很多市场的观察者否定过。我想这个公司最难得的一点,是一直坚持自己的初心。从来没有真正的质疑过自己的道路,一直认为智能电动车不管是对中国汽车行业,还是对国家都是至关重要。

威马团队一直坚韧不拔地往前走,可能会犯错误,就从坑里面爬起来继续往前走,一直保有这样的精神,我觉得这是最难得的。

威马会成为科创板真正头部企业

雷建平:威马最近也准备冲刺科创板,您觉得科创板会给威马带来哪些机会?

沙烨:科创板对于威马来说,一方面是把一个造车新势力的头部企业带给中国资本市场,让中国的投资人、中国的资本能参与到智能电动车这个非常伟大的前景和事业。另一方面,威马也能够在资本市场进一步获得它所需要扩大的资源,比如说更多资本、更加多的投资者参与等等。

雷建平:有人担心科创板的流动性不及美股,在融资层面不一定有美股那么流畅,您觉得融资这一块会给这些造车新势力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沙烨:我想这还是要看企业本身,关键在于企业是否能够被科创板认可为一个头部企业。科创板现在本身的流动性也是比较两极分化。

我相信威马凭着这么多年,自身在技术上面的积累,以及在新能源赛道的快速发展和快速增长,和团队优秀的能力,应该会在科创板上面被投资人认可成为一个真正的头部企业。

造车新势力之间互相都是友商

雷建平:外界有一种看法,目前造车新势力中另外三家走得更近,更有互联网气质。另外三家对威马不是很亲近,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沙烨:对威马来说,造车新势力之间互相都是友商。是不是一些友商走得更加近一点,这对威马没什么影响。

其他三家创始人都是互联网背景出身,互联网天生比较偏营销,因为2C互联网行业的本质,相对来说更加多的是靠对消费者的营销和执行。

沈晖这个团队采取了不同的道路。他们都是硬科技出身、在汽车行业研发很多年,气质会相对不一样,会更加注重产品、性能、故障率,怎么样能够让客户满意等等。

比如说在JD Power的评审中,威马的质量是国内新势力第一名。在质量上控制得非常好,我想这些坚持最终会被消费者认可。

image.png.png

威马第三款智能纯电SUV

雷建平:您觉得造车新势力未来会怎么洗牌?如果要胜出,会胜出在哪个地方?

沙烨:我认为,造车新势力这几家都会在今后2—3年甚至更加长的时间内迅速增长。因为本身市场被巨大的需求推动着,这个需求是汽车行业升级的机会。

因为疫情的发生,这个升级的机会又变得更加迫切以及更加激烈,大家对所谓的环保、绿色更加重视,整个行业会迎来加速的发展。我相信这几家都会在后面的几年内迎来快速增长期。

在这个过程当中,很多人把特斯拉比作成中国的苹果,那么除了苹果以外,还会有小米、OPPO、vivo、华为,跟现在的新势力四家可能有点类似。

到底哪家会跑到第一名、第二名,我想这需要时间来证明,希望威马能够成为新势力里面真正的第一名。

雷建平:您不光投了威马,在出行领域还投了很多其他的企业,比如说哈啰出行,还有很多相关的企业,您对这个行业里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沙烨:中国传统文化的衣食住行,出行是中国消费领域非常大的一个赛道,而且也都在面临结构性的改变。

威马是在四轮出行、在汽车行业带来结构性的改变,这是换道超车的机会,也是整个行业结构性的、破坏性的、颠覆性的升级。哈啰在二轮出行方面,给中国带来新的机会,在改变中国每天几亿次二轮出行方式。这些巨大的、颠覆性的机会,都是我们非常感兴趣的。

未来十年是中国真正的科技投资时代

雷建平:过去两年,很多人担忧,觉得中国产业链进入到一种反垄断的阶段,投资的机会可能越来越少,甚至移动互联网红利消失。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沙烨:我觉得中国整个投资机会,在2020年开始的这个十年,是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在前面的十年,2010年到2019年这十年,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大家都在投资2C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技术积累不是很高,更加偏重寻找有网络效应的产品,迅速地赢家通吃,建立起连接消费者的互联网平台。

从2020年开始的十年,应该是中国真正的科技投资的时代。我们能够投资于这些有硬核科技的企业,能够帮助我们国家突破关键的“卡脖子”技术,能够在一些巨大的核心产业上面,对美国或者对国外领先企业进行换道超车。智能电动车是科技投资当中很重要的一个领域。

这是一个不同的时代,我想这个投资机会绝对不比前面十年少,只不过是领域迁移了。

雷建平:您提到硬核时代的到来,对你们投资人会带来哪些变化?

沙烨:需要不断地学、需要不断地提升自己在新的领域的认知。我们在整个产业互联网、硬科技方面已经耕耘了很多年,这是非常自然的延伸。

对我们来说,在这个新的时代里不断地扩展我们的认知,发现这个时代里面所代表的新的机会,并且能够勇敢地来下注。这个时代是更加好的时代,投资人的命运跟国家的命运是紧密捆绑在一起的,投资人所关心的事情,也正是这个国家想要解决的问题,能够把我们科技实力提高到一个新的层次。

科技创新会是这十年最大的主题

雷建平:您觉得中国的硬核科技领域多久会有一个新的爆发?

沙烨:我认为已经在爆发了。科创板有很多硬科技的公司,科创板给这些公司的投资人提供了非常好的退出渠道,也给这些公司提供了高效接触资本的平台。

未来十年肯定是科技的时代,我们会看到很多领域的公司,不管是芯片领域、人工智能领域、生物科技领域、还是产业互联网领域,都能够产生新一代的巨头。

雷建平:中国的机会并不是减少,只是在不同的领域进行了更多细化的划分,又成长了更多新的板块出来。

沙烨:对。中国GDP世界第二,现在每年还在以6%-7%的速度在增长,7到8年后能成为GDP世界第一的国家。在这样的国家,我相信机会一直是层出不穷的,只不过是从一个领域演化到另外一个领域。

而且中国企业家中,有一批非常具有野心的企业家,他们不断地在这个市场当中颠覆传统的机会,创造新的机会,所以机会是层出不穷的。

专注科技创新的企业一定会成为中国这个十年,真正的在科技上面跟世界最优秀的国家进行竞争的十年,科技创新会是这十年最大的主题。

雷建平:你们投哪些硬核科技?如果投硬核科技,需要注意哪些风险?

沙烨:我们一直对硬科技行业非常关注。我们之前是舜宇光学、瑞声声学、阳光电源这些第一波制造业升级的领头公司最早的机构投资人。在汽车行业我们还投了恒瑞是汽车行业最大的碳纤维提供商、Sila纳米科技是新一代锂电池技术等等。农业科技公司,如极飞,是智能化农业科技的领先提供商,我们在产业互联网也布局了一些头部企业如百布、锐锢等。

我们对这个硬科技行业的研究肯定要比传统2C的互联网花更多的时间。因为这本身牵涉到产业链的发展,整个产业链未来的发展方向,一些关键技术的寻找和确认,也要真正的能够找到把这些关键技术做得最好的企业。所以跟2C互联网相比,需要更加深入的研究,以及更加长时间的跟踪。

2C互联网通过它的APP就可以基本了解这个团队的产品能力。硬科技、产业互联网需要一种完全不同的思路。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热点排行

猜你喜欢